当前位置: 博山南垂网>> 社会>> 平潭风暴海峡飞架“超级大桥”——探访中国首座跨海公铁两用桥
平潭风暴海峡飞架“超级大桥”——探访中国首座跨海公铁两用桥
发布日期:2019-12-02 12:03:58

 

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崔莉

中国东南沿海平潭海峡。在广阔的蓝色海面上,一座白色的桥从福建省长乐市升起,蜿蜒穿过于人岛、张裕岛、连笑岛和大连岛四个岛屿。它横跨三条水道,总长16 .34公里。它在福州和平潭之间建立了一条快速而大的跨海通道。

照片:欧阳耀坤

平潭海峡大桥,由中国铁路桥局建造,可称为“特大桥”,既可用于公路,也可用于铁路。上层是六车道高速公路,设计时速可达100公里,而下层是一级双车道铁路,设计时速可达200公里。

“超级大桥”于2013年11月开放,历时近六年。它将于今年9月底关闭,预计将于2020年全面开放。建桥者用智慧和汗水、青春和激情铸造了这座中国第一座跨海两用桥,也创造了世界上最长的跨海两用桥。日前,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的记者来到平潭海峡项目部,下岛登上平台,走近前线建设者,参观了“超级大桥”建设的幕后故事。

一、在“建桥禁区”最高点架桥

九月的平潭海峡平静如画,但这个“360度海景房间”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美。

平潭海峡是世界三大风暴之一,有强风、巨浪、深水和急流。每年有300多天六级以上的大风和200多天七级以上的大风,最高浪高达到近10米。汹涌的波浪力是长江等传统内河桥梁的10倍以上,这种桥梁的建造极其困难和危险。中国铁路桥局的建设者们开始在被称为“桥梁建设禁区”的风浪中打桩架桥。

平潭海峡大桥(Pingtan Strait Bridge)是一座体积最大的大桥,也是最大的跨海大桥:大桥用钢85.3万吨,相当于两座港珠澳大桥和四座长江大桥的体积。

平潭海峡大桥与世界其他海峡大桥相比,施工条件更差、更复杂,施工难度更大,安全风险更高中国铁路桥局副总工程师王东辉说。

大风是修建平潭大桥的最大挑战。每年6月至8月是台风季节,从10月至次年3月,进入季风季节。在过去几年里,该项目经历了30多次台风。2015年13日的强台风“苏德罗”令人印象深刻,风力为14级。连笑岛的施工人员清楚地记得,强风和大浪导致起重机和房屋倒塌,办公用移动板房移动了30多米。

这座桥的建造必须与台风竞争。项目部创新性地提出“将海上建设转化为半陆上建设,将强风转化为微风”。建造了13台2000吨全封闭式海上建桥机,在海上建造高达100米的空中走廊建桥车间,可以防风防雨,提高施工安全性。

为了准确捕捉台风路径,平潭大桥项目部建立了风浪预警机制。沿线设置47个风速监测点,实时监测风速、风向和涌浪,为海上施工传输准确的气象数据,从“怕风”变成“控风员”。

第二,跨海大桥的“巨无霸”设备显示了它的技术。

夜色下,大海波光粼粼,跨海大桥巍然屹立。海上一艘巨大的起重船像这座桥的守护神一样闪闪发光,它也是跨海大桥建设的第一贡献者。

这是中国铁路桥局历时三年建造的“海鸥大乔”自行双臂变幅起重船,造价数亿美元。它的起重能力为3600吨,主吊钩的起重高度为110米,相当于39层楼高。它是我国起重重量最大、起重程度最高的双臂起重船。它可以被称为海上桥梁建设中的巨人和超级大力士。

中国铁路桥研究所和第二研究所副所长段韦雪表示,“大乔海鸥”满足了平潭海峡公路铁路桥施工中整体吊装的需要,降低了海上施工的安全风险。

大型桥梁设备的创新使桥梁的建造像钢铁拼装“乐高”。为了减少海上作业的数量,工厂提前完成了许多工序。该桥的钢桁梁在工厂制造和组装,然后从1000公里以外的海上运输到桥址。浮吊的整个孔都在现场架设,这是第一次吊装跨海大桥。

平潭海峡不仅多风多雨,而且地质条件极其复杂。在这种情况下,跨海大桥的建设迫使中国铁路桥局突破了世界桥梁建设史上最具创新性的壮举之一。

在中国铁路桥局建设之初,它遭到了坚硬岩层的袭击。第一根钢管桩的头部被压入岩层1米深,造成严重变形。这里的岩床比预期的要坚硬,第一次尝试失败了。

经过几个月的不断计算,工程师们开发出了国内首创的“深水裸岩区埋藏式海洋平台”技术。根据海底岩石表面的地形,定制四根不同长度的钢管桩。工程师和建筑工人使用打桩船将钢管桩放置在预定的位置,并迅速将其连接起来,形成一个临时“工作台”。接下来,降低预制圆柱形钢筋笼,浇注混凝土,使钢管桩“粘”在海底岩石上。以“小板凳”为平台,它将扩大到7人足球场大小的平台,为海上建设找到立足点。

平潭海峡的岩石叫做板岩。该海峡数千万年的强风推动海浪冲刷掉海底松散的岩层,只留下像钢铁一样坚硬的石板。

面对顽固而坚韧的石板和外观奇特的海底巨石,施工队比钻井技术更有耐心。冒着极大的风险,他们赢了1865堆。从钻孔到打桩,要求最苛刻的一个需要一年半的时间。“现在回想起来很不可思议,也就是说,我们都决心解决这个难题,这样我们就可以毫不退缩地继续前进。”中国铁路桥局副总经理张龚欣感叹,该跨海大桥的建设为今后类似桥梁建设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宝贵的借鉴。

3.青春与海风和桥共舞

照片:欧阳耀坤

9月12日,我们来到海上平台接受采访。波涛汹涌,我们走在海拔7或8米的栈桥上,走在平坦的地面上。一位建筑工地的年轻人说,这是一个能抵御14级台风的栈桥,这个海上平台的成本超过了上海的房价。

对中国铁路桥局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的青年与这座“特大桥”的相遇,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抗击台风和风浪的艰辛和经验,也给他们带来了成长和在风浪中的经历。

陈西平,87岁,瘦而又瘦。他在2014年2月这座桥第一次建造时来到这里。现在他已经成长为项目第一分部综合工作区的总工程师。这座栈桥的建造给他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它被大海包围着。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水和电。旅行和日常必需品需要运输。”

为了建造一座便于施工和生活的栈桥,他没有想到7.5公里长的海上栈桥已经建造了整整一年。栈桥被绑在40多米深的海底。这座临时栈桥的建设规模和难度超过了许多桥梁。

程希平“一年四季都能感受到海岛的风”。在冬季的海洋季风期间,当风刺骨,实在没有地方可躲时,一个小伙伴想出了一个办法“挖一个坑,跳下去,把风藏在坑里。”

在建造海上平台时,工人只能住在集装箱里。海风又湿又咸,雾和湿度非常大。一旦被子被抓住,水就会出来。打开橱柜时,可以看到发霉的白发。紫外线强度很高,夏天一旦出海,脸就会变成“平潭红”。

对这些年轻人来说,情感上的孤独和与亲戚的分离更难解决。

邹鲁在20世纪90年代后第一次来到海上平台。她的丈夫托彭是一名年轻的海洋平台总工程师。她来到海上平台已经将近6年了。事实上,她和丈夫托彭之间的距离只有两公里,但是两公里的海相隔只允许他们在一段距离内见面,一个月只有一两次。邹鲁独自一人和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在一起。“海上信号不好,家里没有别人。我女儿从未见过我父亲,并说她想念他。”邹鲁的眼睛红红的。这一次他艰难地登上了讲台,但是他仍然看不见他的丈夫。他仍然忙于完成这个项目。

某支部党委常务副书记罗刚表示,虽然环境艰难,但世界上最大的跨海大桥项目已经造就了一批年轻的骨干成员。这里的九名技术人员都很年轻,没有一个人离开,有些人已经离开,回到了海上平台。现在这座桥已经建成,所有的努力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江苏十一选五 上海快3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投注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28购买

新闻热点
栏目热门

© Copyright 2018-2019 beadee.com 博山南垂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